• <input id="qqiew"><ruby id="qqiew"></ruby></input>
  • <blockquote id="qqiew"><del id="qqiew"></del></blockquote>
    <i id="qqiew"><option id="qqiew"><tbody id="qqiew"></tbody></option></i>
  • <thead id="qqiew"><s id="qqiew"></s></thead>
  • <thead id="qqiew"><del id="qqiew"></del></thead>
    <blockquote id="qqiew"></blockquote>
    正確教育旗下網站
    資料上傳
    數字校長 數字校園 天天閱讀 高考試題
    您的位置: 首頁 高考政策 “00后”高考時代 迎來高考新政策

    “00后”高考時代 迎來高考新政策

    發布時間:2018-09-17瀏覽人數:229

    高考結束已兩月有余,回想起備考時的經歷,陳山竹笑言:“那是一場具有劃人生意義的大仗。”

    陳山竹出生于2000年,和其他“千禧寶寶”一樣,于今年滿18周歲。對他們而言,同成人禮一道來的,還有高考。

    從第一批“00后”走進高考考場的那一刻起,“00后”高考時代便如期而至。而高考改革政策, 將給予“00后”們一個屬于他們的、嶄新的高考時代。

    但是,改革需要時間,也面臨挑戰。新高考時代已有輪廓,可時代風貌如何,還有待時間給出答案。同時,有許多未知情況,需要“00后”們面對。

    仍待完善的新政策

    “00后”高考時代 迎來高考新政策

    高考,始終是受社會各界持續關注的熱門話題。“高考改變命運”的共識并沒有因為“00后”的登場而發生根本變化。從學生到家長,從高中到高校,高考的影響力依舊輻射社會的方方面面。

    1977年恢復高考,至今已有41年。時代變了,人也變了。如何完善高考制度,使高考的考試和錄取能夠更加公平地選拔出優秀人才,讓各地的考生能夠享有更加平等的機會,是關乎社會穩定的重大舉措。

    這也決定了作為選拔機制的高考改革,既追求穩定性又一直與“改革”相伴隨。與以前不同的是,這次是中央政府出手了。

    2014年9月4日,作為中央部署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舉措之一,國家關于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正式發布。此輪的改革在考試科目、考試形式、 考試時間等方面都做出了重大調整。

    具體來說,高中將不再劃分文理科,高考成績的組合模式為3+3,即語文、數學、外語三門科目為必考;另有思想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六門選考科目,考生可根據報考高校提前發布的招生報考要求和自身特長,從中任選三門。

    在高中全部課程結束時,將組織統一高考,考察三門必考科目,考試成績計入高考總分。每個學期期末陸續組織高中學業水平考試,考察選修科目,成績保留三年,用于備選計入高考總分。

    必修科目的統一考試成績以個人所得分數計算,選修科目的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則按照排名劃分等級。計入高考總分的三門科目,成績由高到低分為A、B、C、D、E五個等級,其余科目的成績僅按照“合格”“不合格”記錄。

    “00后”高考時代 迎來高考新政策

    政策設計的初衷一目了然:一方面給學生提供了足夠的選擇自由,可以按照學生的興趣和專長選擇重點學習的科目; 另一方面,打破了文科和理科的界限,改變以往文科生全然不懂理化、理科生全然不知政史的情況,更有利于完善學生的知識結構,培養通才。

    上海和浙江兩地作為試點地區,于政策出臺當年便開始落實新高考制度。2014年秋季入學的高一學生和他們的老師,便是首批“探險家”。隨后,其他各省份陸續出臺高考改革方案,80%的省份計劃在2017年或2018年開始實行新高考政策。

    然而,此次高考改革變化較大,不僅需要進一步完善可與其相配合的新課程設計和錄取制度,而且需要高中具備較高水平的硬件設施、師資力量和教學安排方案,才能推動新高考政策的順利落實。

    吉林大學附屬中學物理老師潘亞日表示,新高考政策的改革方向是好的,但是對學校而言落實起來確有不少困難,尤其是走班式教學。“6選3可以形成20種組合方案,且選擇每一種組合方案的人數不均衡,很難劃分傳統的固定班級,需要進行走班式教學,也就是以科目劃分教室,學生根據自己的選擇去不同的教室上課。這對學校的教學安排和教學管理都提出了極高的要求。”

    面對實際困難,不少省份的政策落實方案沒能按照預期時間推出。以廣東省為例,原計劃從2018年秋季入學的新高一年開始,實施新高考政策,但具體落實方案至今尚未公示。

    “廣東省是全國排名前三的高考大省,面對每年七八十萬的考生,方案的制定必須謹慎,盡力達到科學、完善。”佛山市南海執信中學的汪主任表示,面對新高考改革,從方案制定者到學校教師,都有較大的壓力。特別是借鑒浙江、上海兩地試點地區總結的經驗,落實方案需要考慮的問題有很多。

    相配合的錄取制度

    “00后”高考時代 迎來高考新政策

    2017年在上海和浙江的首屆新高考, 引發輿論關注度最高的是“逃避物理”現象。據統計,參加2017年高考的考生中,選擇物理科目的上海考生僅占總數的30%,而30萬的浙江考生也只有8萬人選擇了物理。

    雖然把選考科目計入高考分數,但是由于選考科目是按等級賦分,因此還是存在功利選科的問題。所謂按等級賦分,就是最后得分并非根據個人答題情況計算,而是根據排名給出成績等級。按照《教育部關于普通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的實施意見》給出的建議,按照成績從高到低,排名前15%為等級A,16%~45%為等級B,46%~76%為等級C,其余為D或E,E為不合格。

    學生的成績不僅與個人知識水平有關,還與同其他學生的比較排名有關。如此一來,在選擇科目時難免會產生博弈心態,為取得好成績,采取“田忌賽馬”的應考方式。作為難度最大的物理,自然成為了多數同學放棄的首選。然而,大學物理作為多數理工科專業在本科期間的基礎課程,需要報考相關專業的考生有扎實的物理基礎。“逃離物理”現象無疑為高校的通識教育增添了麻煩。

    針對這一問題,浙江和上海已經推出“打補丁”政策,設置選考最低保障人數基數,如果選考物理的人數低于最低保障人數,則劃分成績等級時,基數為最低保障人數,而不是報考的實際人數。同時教育部也制訂高校專業選科指引,要求理工科專業要盡可能提出必選一門物理,或者必選兩門科目的要求。

    其實,上述問題及方案早已在江蘇高考中出現。2008年江蘇進行高考改革,實行3+2科目組合,前面三門為語數外,后面兩門,規定文科歷史必選,理科物理必選,再從其他五門中自選一門。這兩門以等級方式計分,在高考錄取時,每所大學提出報考等級要求,例如“兩門均為A”,達不到等級要求將不能填報。

    “00后”高考時代 迎來高考新政策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江蘇這一高考改革方案,被宣傳為實行三位一體招生,結合高考成績、高中學業水平測試成績與綜合素質評價錄取學生,但在實際改革過程中,高校提出兩門科目等級要求,把高考錄取的門檻變為兩道,同時,導致高中學校和學生對語數外之外的其他科目教學重視程度降低,整體偏科現象嚴重。不僅增大了學生的壓力,而且素養不升反降。

    事實上,2014年出臺的全國高考改革方案,某種程度可以說是2008年江蘇高考改革的加強版。既然2008年江蘇高考改革政策存在著較大的問題,為何2014年全國高考改革仍以其為模版?這是值得深究的問題。尋其根本,3+x的基本改革方向沒有問題,的確比傳統的文理分科制度更適合學生的全面發展。問題在于,應與其相配合的錄取制度,始終停留在“老舊”的階段。

    高考改革一直在進行科目改革,但沒有改革按總分錄取的模式。在熊丙奇看來,不改革錄取模式導致 “最終學校、老師和學生、家長都覺得是折騰”。而要讓高考改革不再折騰,下一步應該把改革的重點聚焦在錄取制度改革,打破總分錄取模式,建立多元評價體系。

    這個道理沒錯,不過,改革錄取制度的復雜程度更大,看看一個自主招生試點帶來的問題就清楚了。開弓沒有回頭箭,改革對協同性的要求在高考領域體現得淋漓盡致。

    被提前的職業規劃

    “00后”高考時代 迎來高考新政策

    再回到考生,回到“00后”身上。

    迷茫,是不少高中生的常態。特別是在報考時,不知道喜歡什么專業,不知道擅長什么領域,也不知道將來想從事什么工作。

    教育部首批國培專家、高考報考指導師陳曉冬說,她教過的一些學生,成績很好,但是上了大學以后就不再好好念書,甚至放棄學業,只因不喜歡所學專業。“有一些本科生不喜歡自己的專業,一些的本科畢業生畢業以后不會從事與專業相關的工作。根源在于,學生們在上大學前并不了解自己要考什么專業。”

    但是,這種情況在逐漸發生轉變。陳曉冬老師介紹,從2017年開始,長春的很多學校和輔導機構開設報考指導班,“高一、高二、高三,每年一次的職業生涯規劃,讓‘00后’們更加深刻地認識自己。”

    當前,新高考時代最顯著的特征,便是面對新高考的“00后”們,要比以往的高中生更早進行職業規劃。佛山市南海執信中學的汪主任認為,這會通過外力的作用,使學生們的“覺醒期”盡早到來。“路遙在《平凡的世界》里說,每個人都有一個覺醒期,但覺醒的早晚決定個人的命運。毫無疑問,將覺醒期提前可以促進學生更早地做好人生規劃,更早地進入學習狀態,以免到了時間不夠用時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

    “00后”高考時代 迎來高考新政策

    一方面,新高考政策為學生提供了更自由的選擇權,但由于高校不同專業對不同學科的不同要求,學生在選擇科目時需要有較為明確的方向。這就要求學生要盡早決定報考時所選專業類別,以確定選修科目,更有目標地專心備考。

    “這其實會使高一新生與其家長感到焦慮,因為在剛入學時就要為三年后的事情做決定,未知的變數會導致較大的壓力。”潘亞日老師建議, 在此情況下,應盡量選擇物理、歷史這種面向更廣的科目,“雖然科目的難度相對大一些,但既然想要擁有更多的選擇,那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另一方面,新高考政策中選修科目需要在高考前完成考試,隨學隨考,學生要從上高中開始時刻保持著良好的學習狀態,否則一旦過了該科目的學習和考試期,便很難有趕超的可能。

    “我覺得這樣反而更加公平。”佛山市南海執信中學的高三學生林欣如表示,一些同學高一高二時貪玩不學習,但是到了高三通過密集的補課成績反而反超了很多一直踏實努力的同學,確實會使后者心有不甘,擾亂備考心態。

    潘亞日老師則認為,能促進學生始終保持良好的學習狀態是好事,但也應注意,會同時造成兩極分化現象愈發嚴重。“那些始終用功讀書的學生,每完成一門科目的考試就等于卸下了一個包袱,輕裝上陣專心準備下一門,成績會穩中有升。而那些在前期因為貪玩或其他原因沒有覺醒的學生,落下的課程會成為后面的拖累,成績難以實現飛躍式進步。”

    也就是說,在新高考制度下,高考成績的高低很大程度上在高考前就決定了。成績好的同學因高考失誤考不上大學的可能性大大降低,改變了以往一考定終生的狀況。而成績不好的同學要打翻身仗比以前困難得多。對他們而言,無疑是在高考前就更加容易被判為失敗,極有可能因缺乏自信、缺少希望而導致厭學甚至棄學,更不利于挖掘學生的潛能。

    因此,各地在落實高考新政策的時候,真的一定要多聽聽老師、家長和學生的意見。茲事體大,可不慎哉?

    凤凰彩票